欢迎进入教育部区域与国别研究备案中心千亿国际886!
简体中文 English Français
 
首页 > 最新成果 > 正文
最新成果

配合国家外交政策,提升医疗援非的效率和效果

2018-06-21

——广东新南方青蒿药业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广东新南方中医研究院全球清除疟疾研究中心副主任邓长生访谈录

(图文曾驭然)

时间:2018年6月15日星期五

地点:广东新南方青蒿药业

以下是根据访谈内容整理、以第一人称口述的材料

一、项目背景:

我是从2004年开始参与青蒿抗疟项目的,当时是在柬埔寨,根据中国从五二三项目以来的疟疾防治经验,在当地进行抗疟方案的推广。我参加的是柬埔寨第二期,约18,000多人的药物试用方案。第一期的参加者为4000人左右。在取得了良好的效果之后,2006年,抗疟项目进入非洲科摩罗岛国。进入科摩罗的一个原因是我在广州中医药大学的一个校友是科摩罗卫生总局的局长,他也上过李国桥教授的寄生虫方面的课程。我们是2006年8月开始进入科摩罗这个国家,但当年并没有立刻开展实质性的抗疟项目,原因很多。其中一个原因是来自世界卫生组织的一些“干扰”,涉及到药物安全、伦理、抗药性等因素的考虑。因此,项目真正的实施是从2007年11月开始的。当时在科摩罗第一大岛(大科摩罗岛)实施“全民服药”项目。由于第一期项目的效果非常明显,因此,我们的第二期项目于2012年在科摩罗第二大岛(昂儒昂)进行实施。为什么从第一期项目到第二期项目中间间隔了大约5年的时间呢?主要是项目面临经费方面的制约。由于项目主体人员来自新南方集团,经费筹集也由新南方集团负责筹集,广州中医药大学负责技术指导。后来,由国家卫计委和广东省政府分别给予了经费支持,使得项目得以顺利开展。基本的方法就是三个月之内进行三轮服药,效果也是非常显著。我们在科摩罗群岛进行的抗疟项目最重要的成果还不止是将发病率减少了95%,以及实现疟疾零死亡,我们最大的贡献是帮助当地国家(科摩罗)建立了疟疾防控体系。结合当地的三级医疗体系,我们在人员选拔、发药员培训、流行病调查等方面进行了大量的工作,将整个疟疾防控体系建立起来了,这是一个长效的机制,不仅对疟疾的防控,包括对其他流行病的防控都形成了长效机制。该防控体系已成为科摩罗国家公共卫生治理的一部分,其运作经费少部分来自当地政府的投入和国际卫生组织的援助,大部分来自全球各大基金组织的资助(但大多数基金组织提供的资金主要用于派发蚊帐)。

二、项目现状:

到目前为止,青蒿抗疟项目已投入人民币将近1亿元,其中大部分来自中国政府的资助,也有大约2/5来自企业方面的投入,例如我们的药物基本上是以成本价参与项目的运作。从投入产出来看,项目的成效还是比较明显的。特别是在“授人以渔”方面,疾病防控体系的搭建也引起了国际组织的广泛关注,并对我们的项目进行了采访和调研,从第三方媒体的角度进行了报到,在国际社会引起了比较好的反响。这之后,越来越多的国家开始主动联系我们,探讨抗疟项目方面的合作。目前,已经包括多哥、马拉维、肯尼亚、冈比亚、塞内加尔、巴布亚新几内亚等在内的非洲国家与我们达成了抗疟项目方面的合作。由于我们所提供药物(青蒿哌喹)的有效性和安全性在临床上都得到了验证,世界卫生组织已出台相关服药指南,青蒿素复方特效药“粤特快”+全民服药治疗的广东方案成为“全球消除疟疾指南”的一部分。

三、世界卫生组织的认可

世界卫生组织是联合国对成员国进行卫生指导的机构,也是在全球范围内进行公共卫生治理、疾病防控和疫情反馈的公益组织。非洲当地国家的卫生部门在进行大的医疗政策调整的时候,通常会因为各种原因(例如,受当地医疗卫生能力和水平的限制,受当地国家发达程度和经费的限制等)而征询世界卫生组织的意见,因此,在不同程度上受到世界卫生组织的影响。一般而言,对世界卫生组织的援助依赖较高的国家,受世界卫生组织的影响较大,虽然从主权国家的角度,世界卫生组织的相关规定并不能最终影响单个国家的医疗政策。另一方面,由于非洲大部分国家的发达程度较低,对外援(特别是全球基金组织)的依赖度较大,而各公益组织在药品方面的采购只接受通过世界卫生组织预认证的药品。在这一点上,世界卫生组织对非洲各国的影响是比较大的。

目前,新南方集团的青蒿哌喹片并没有取得世界卫生组织的预认证,但这并不妨碍相关非洲国家与新南方集团在抗疟项目方面的合作。我们的药物已经在当地国药监局进行注册,可以自由流通。特别是,我们最近成立了广东新南方中医研究院全球清除疟疾研究中心,今后会组织资源和人力,在区域性的疟疾和流行病防治的公益性项目方面进行更多的工作。我们现在的工作重点是非洲国家的疟疾防治,并没有在中国国内进行推广和宣传。但由于中国走出去和在非洲投资的企业越来越多,在非洲生活和工作的中方外派人员和华人的数量也在不断增加。因此,我们也考虑将我们的治疗方案向大型的国有企业、对疫区外派人员较多的组织进行推广,特别是与在非洲投资、并在公益投入方面有需要的企业进行合作。例如,在非洲进行能源和矿产开发、以及园区建设的企业,可以考虑建设一个疟疾防治中心,在保障中方员工健康的同时,辐射所在的社区,保障当地居民的卫生安全,起到塑造良好的企业形象和承担社会责任的作用。

四、“粤特快”治疗方案的优势:

目前在非洲比较常用的一种抗疟药物是复方蒿甲醚(coarten),由瑞士罗氏制药生产。我们的药物(青蒿哌喹片)与之相比,优势是比较明显的。一方面,从服药的剂量上看,我们的药物总共服用4片,服药时间为两天。复方蒿甲醚的服药时间为3天,每天2次,每次4片,一共需要服用24片药物。另一方面,在药物的安全性和有效性方面,通过临床验证,复方蒿甲醚的有效率不到85%,副作用率为4%;而青蒿哌喹片的有效率可以达到98.1%,副作用率在2%以内。特别从非洲人的服药习惯来看,如果要连续3天服用24片药剂,很容易造成漏服或者服药不足的情况,这样也会引起耐药性的问题。

五、对医疗援非的建议:

1. 医疗援非要实现真正的价值,要配合国家的外交政策走出去,发挥国家整体外交的作用。例如,我们在对外援建医院的过程当中,可以与对方国家商讨,是否可以开放某些急需科室的中国医生行医许可、以及中国药品和治疗方案的准入问题,这样让我们的医生在援助过程当中能够真正发挥自身的专业作用,展示我们真正的医疗水平。否则在缺乏配套的情况下,容易沦为当地医疗的“外来工”,甚至在低端医疗层面上与当地医生形成“竞争”,在夹缝中生存。

2. 要因国家而异制定援助方案。例如,在经济条件较好、国家主权较完整的国家,可以考虑由中国民营企业或私立机构与当地国家政府及卫生部进行合作,在全国范围内进行推广;在经济能力相对落后、国家主权受到国际组织影响较大的国家,考虑与国际上相关的非政府组织进行合作,在小的试点上进行带动和寻求突破。

3. 以项目为抓手展开医疗援助,国内、国外机制相结合。中方团队主要进行技术指导,当地要有团队进行对接,负责项目的落地,建立医疗援助的长效机制。



下一条:非洲自贸区能否破解撒哈拉地区贫困的世界难题